主页 > 特需门诊 > 葡萄膜炎 > 葡萄膜炎科普 >

葡萄膜炎让程女士苦苦寻医5年,林顺潮教授为她成功施行黄斑前膜手术

来源:昆明眼科医院 2021-05-14 次阅读

  我们知道,眼睛只是身体的一个小器官,但内部结构还是挺复杂的,尤其是眼底部位。

  葡萄膜炎是一类常见的眼科致盲眼病,它被称为“眼科中的一块硬骨头”,因为它的病因、类型多达上百种。

  葡萄膜炎主要有三种类型:前葡萄膜炎、后葡萄膜炎和全葡萄膜炎。

  后葡萄膜炎的炎症涉及玻璃体、脉络膜、视网膜及视神经组织,而全葡萄膜炎则指累及全部葡萄膜组织(包括虹膜、睫状体和脉络膜)以及玻璃体、视网膜和视神经的炎症。

昆明哪家眼科医院能治疗葡萄膜炎?

  当发生炎症时,眼睛血管受影响,发生渗出反应,引致视网膜水肿和纤维增生等,而视网膜神经细胞也有机会被损伤,导致不可逆转的视力损害。

  后葡萄膜炎和全葡萄膜炎的主要病征包括:视力下降、视功能紊乱、眼前闪光或漂浮物(飞蚊)、视野缺损等。

  而视力被影响程度取决于病变的部位和玻璃体混浊的轻重。

  更可怕的是,葡萄膜炎的并发症,比如黄斑前膜、黄斑及视神经水肿、视神经炎、视网膜下新生血管等,也会对视力产生很大影响。

  今天昆明眼科医院就来给大家分享一位患者的求医就诊经历,看看她是怎么在林顺潮教授的帮助下,打败葡萄膜炎这个怪兽的~

  确诊葡萄膜炎,战斗开始

  2016年,程女士时年45岁,右眼罹患视网膜周围变性,并进行激光治疗。

  一次术后常规复诊,程女士被告知“左眼视网膜有出血点”。经进一步检查,程女士左眼确诊后葡萄膜炎。

  葡萄膜炎的治疗是一个长期、复杂的过程。程女士先是在当地医院进行治疗,后因治疗效果不理想,辗转多地寻找葡萄膜炎专家治疗。

  “一开始每半个月去一次,后来一个月去一次,工作也辞掉了”。

  和葡萄膜炎战斗的前两年,程女士虽然积极主动寻求治疗,但由于病情复杂,左眼视力还是日渐恶化,从1.0开始下降到0.8、0.3……还并发了白内障。

  “从16年到18年,那段时间视力是从好的不停地恶化,整个心都是焦虑的”。

葡萄膜炎的症状有哪些?

  这一期间,程女士尝试了多种治疗方法,口服激素药、进行眼底注射治疗,并在2017年11月进行左眼白内障超声乳化摘除联合人工晶体植入术,用于治疗因葡萄膜炎并发的白内障。

  并发黄斑前膜,北上求医

  2018年初,程女士左眼葡萄膜炎再次发作,并发黄斑前膜,且前膜在不断增厚。

  “目前国内能做复杂黄斑前膜手术的医生很少”,经多方打听,程女士了解到著名眼科专家林顺潮教授在北京新开了一家医院,于是慕名前来求医。

  经林顺潮教授诊断,程女士左眼牵拉性视网膜脱离、黄斑前膜。2018年3月,林顺潮教授为程女士成功施行黄斑前膜手术。

  术后,程女士左眼视力有所提升,“做完之后效果挺好”。

  反复发作,差点放弃治疗

  2018年12月,因为一次普通感冒,程女士左眼葡萄膜炎复发,视力突然下降,只剩光感。

  后经检查,被诊断出左眼黄斑裂孔、左眼视网膜脱离,视力0.02,接近失明。

  自2016年患病以来,程女士一家为治病多地求医,家中积蓄已经花光。

  在得知左眼罹患黄斑裂孔后,程女士和丈夫绝望了,第一时间想到了放弃。

  “现在仅剩的一点希望也破灭,当时我就觉得也就这样了,我也努力过,最终结果就这样,认命吧。就想这样放弃了,不想治了”。

  “不要放弃!”得知程女士夫妇的决定后,林教授暂停了看诊,从诊室出来安慰。

  “我们有办法,我相信我的能力能给你挽救过来!”在林教授的劝说下,程女士夫妇再次重拾信心。

  昆明眼科名医联合会诊,效果甚佳

  2019年1月,程女士和丈夫来到医院,经葡萄膜炎专家林妙丽医生、眼底病专家尼思特医生和林教授在内的等多位专家会诊后,林教授制定了全面、仔细的手术方案,并决定当即为程女士安排手术,为此还退掉当天机票。

  考虑到程女士家庭的实际困难,林教授免去程女士3万多手术费和住院费。“相当于给我们义诊了”,程女士感激地说。

  手术顺利完成,术后两年多,程女士左眼情况一直稳定,视力逐渐提升,从“仅能看到光”达到0.2 ,能满足日常生活。

  “原来我看路边人也看不清楚,路边的招牌看不清楚。现在我感觉,最起码(路边)大的字能看清楚”。

  对看病过程中,以林教授为首的昆明眼科医院医护人员所给予的温暖和帮助,程女士一直铭记于心。

  “我感谢林顺潮院长,感谢昆明眼科医院的所有医护人员,让我有了战胜疾病的勇气和信心,林顺潮院长和大家就是有一颗仁慈的心,一颗救人的心”。